[冰島] 北極光:絢爛的黑夜

  十月,是澳洲的初春,萬物朝氣勃勃,到處綻放鮮艷的野花小草。十月,也是那個位於北大西洋的邊陲島國迎接漫長黑夜之冬的開始。這個島國名叫「冰島」—一個冷僻孤寂的名字,配上將要來臨的極夜寒冬,本來應該讓人聞而生畏,然而,每年十月至翌年三月,總有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帶著一份期待到訪此地,渴望看見那難得一遇的天文奇觀—北極光。這期間雖正值漫長黑夜來襲之時,人類卻能站在這片天然而獨特的土地之上,目睹那霎時出現於夜空中的極光彩舞。

  古羅馬人說:「極光是勇士們死後仍不息戰鬥所發出的刀光劍影。」

  科學家說:「極光是太陽帶電粒子與地球大氣的原子碰撞而產生的發光現象。」

  藝術家說:「極光是來從宇宙透射過來的一幅奪目畫作。」

  愛情家說:「看見極光的人會幸福一輩子。」

  小說家說:「極光是舞動中的精靈,在夜空中跳躍歡呼。」 

  夢想家說:「極光是值得人們花一輩子來追逐的夢想。」

  旅人說:「極光的色彩讓旅程的光譜豐富起來。」

  我們每個人都在用筆尖與唇舌把極光素描出來,可是,我們都只是瞎子摸象,無一人能夠精確而完美地形容出極光那令人驚嘆絕倫的形態。她的神秘感賦予人無盡的想像空間,吸引無數人想一睹她的風彩,卻又捉摸不到她的性情。極光,似乎是一種只能帶著期盼,默默等待與追逐的夢幻光影,叫人既愛又難以捕捉的對手,她鎖住人的心,也挑起人類那藏在心底的夢想火焰。

  當每個人都在讚譽極光的美時,她從不叫人失望。不管是一秒、兩秒、還是數十秒,舞動中的極光影子總會停留在我們的腦海裡,掃之而不去。時日久了,極光的殘留影像也會深烙在回憶中,每一次,只要閉合雙眼,仍能清晰望見那短暫而令人雀躍的動態色彩。

  誰說黑夜的晚空只有黑色?

  對於活在極夜寒冬的人類,黑夜帶來的孤寂與消沉,掠奪人存活的動力。很多北族的古傳說亦想像那些忽現於黑夜中的北極光會為人帶來厄運。也許人類本性就是對黑暗有一種抗拒,直到今天,黑暗裡的消極有時仍然支配著我們的人生態度。

  在那個北極光之夜裡,當我親眼目睹人生中第一道北極光的身影時,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活著多好啊!」那刻,我明白了!伴隨著黑夜而臨的,原來不是絕望的深淵,而是為人帶來驚喜的色彩。造物主於創世之初在無盡的黑夜之中蘊藏了一種產生斑斕色彩的自然力量。這活潑的色彩抵銷了黑夜帶給人類的沉寂與絕望,取而代之是餽贈人類一種期待,期待那絢爛的綠光紅光展現空中。對於那些活在極夜寒冬的人而言,極光成為黑暗裡唯一的自然光彩,讓人在深不見底的黑暗裡看見本來不會看見的色彩。在造物主創世之時,祂大概想像到人類在黑暗中會感到迷茫與寂寞,於是祂用絢爛而活潑的光彩來告訴人類:「別放棄生存,只要繼續活下去,一定等到極光再現,當看見極光在夜空中舞動時,黑暗再也不能侵蝕人的心了。」

  十月,是冰島的初冬,也是每個旅人夢想中的北極光季節。

  每年這季,無數人仰望著沒有盡頭的黑夜晚空,等待天空出現的絢爛光彩,短暫卻難以忘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