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 Rhodes羅德島:我很窮,但我吃很飽。

朋友,你試過捱餓嗎?你試過在旅行時因為東西都太貴而餓著肚子,想要等回到住的方向再弄吃的嗎?

如果你試過餓著肚子,有一位背對著坐的陌生人忽然向你遞上三件熱騰騰的薄餅,跟你說:「Can you take them? I am full enough.(你可以要了它們嗎?我們夠飽了。)」然後,你帶點好奇又不好意思地問:「Are you sure? Why don’t you take it away?(你確定嗎?為什麼不把它外帶呢?)」由此展開一段短暫又真誠的對話。互相道別之後,也許你會跟我們一樣明白到……旅行並不是一件單純與「錢」和「景點」或「打卡」掛勾的事。真正的遊歷,就是在「遊」的過程裡經「歷」人情世故

從山上古城俯瞰小城鎮的景色

這是我們在希臘羅德島上一個叫Lindos的地方所經歷的故事,當然我們就是那個覺得東西都太貴而餓著肚子的Budget Bacpacker (預算背包客)。Lindos以三千年的古城及美麗的海灣而聞名。古城位於山上,想要到達古城,其中一條路徑是要走過白色小屋群。因為發展為旅遊景點的關係,白色小屋都是各式各樣的店舖,有賣衣服的、紀念品的、交通資訊的、還有吃的,物價也相對比較高,而且是Budget Backpackers所不能應付的水平。

Lindos的後海灣

那天我們在古城裡穿梭,上山下山,中午找到一家價錢算是在城內比較相宜的食店,點了兩件Souvlaki(希臘串燒捲餅)。下午再繞到山的另一面,在一個美麗的海灣旁躺下半睡。入夜後,我們回到白色小屋群的入口處,遊走了一整天的我倆,那時候已經累透了。距離朋友約定載我們回家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便隨意找了一張向海的石椅,一坐下,肚子已經咕咕作響了,但我們堅持想要回到朋友家再弄吃的。遊歷旅途上,我們都會設定每天的開支預算,那天因為中午在餐店吃了,太熱的關係又各買了一支雪糕消暑,加上正好是女孩子月事的第一天,於是又花錢買了衛生棉,所以那天的預算都用完了。我倆坐在那張石椅上,聊著今天看過的風景。沒多久,坐在後面的一對英國夫婦,就給我們遞上那三件全世界最好吃的薄餅。我們最後不客氣地收下(因為真的太餓了!)。四個本來沒有接觸點的陌生人,就因為兩個人的肚子餓和兩個人點餐的失誤,再經由三件熱騰騰的薄餅,展開了對話。對話內容是簡單的,卻是基於信任才能發生。

道別之後,也許我們彼此都不會記得對方的名字甚至容貌,我也不確定她們還會否記得那三件多出來的薄餅最後落到一對香港夫妻的肚子裡,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我們還是她們,每次在提及羅德島的Lindos時,記憶裡總會有一小部分出現了兩個「陌生人以上,朋友以下」的背影。而在我的回憶裡,那三件薄餅將永遠成為我生命裡很珍惜的「一杯涼水」(註),讓我知道以後如何將這杯涼水送給他人。

這段故事,可以讓人有很多演繹。諸如:去旅行為什麼就不花點錢吃東西?因為無錢所以要餓肚子?陌生人給的食物可以吃嗎?無盡的演繹空間……其實,那時候我們當然不是身無分文,然而,遊歷的日子讓我們樂於活在某些限制之中,好去盡情體會沿路遇見的人和事,不管好壞。

早在前年,在我們遊歷完歐亞非洲後回港的數個月間,就有人這樣對我們說:「其實去旅行不是不好,但不一定要現在去呀,你們可以在在香港有份正職,等賺到錢就去啊。」

當然,那是一個選擇。可是,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旅行並不是一件單純與「錢」和「景點」掛勾的事。真正的遊歷,就是在「遊」的過程裡經「歷」人情世故。當我如此相信的時候,我就知道……旅遊並不是我的目的,與這相比,我更享受視遊歷為一個過程,因為我一直是那麼期待用自己真實的經歷和感觀來認識這個世界。即使今天生活毫不穩定,即使有著「空白」數年回港從頭起步很艱難的隱憂, 卻再沒有比「現在就出發」更合適的時候了。我不曉得自己在十年後、廿年後或更多年後會以怎樣的方式遊歷世界,或者到時的經濟能力會引導我走向舒適的路,起碼現在的我,仍然想要在各種限制下遊歷下去。

(註)「一杯涼水」源出於《聖經》。耶穌差遣十二門徒出去傳福音時,告訴門徒:「無論誰因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微不足道的人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他決不會得不到他的賞賜。」

富地中海建築特色的小屋

 

在白色小屋群的走廊見到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