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地,我在做甚麼?

  第三天整日沒有離開家和店舖。今天不用上班,整天待在房間裡(除了吃飯和去廁所之外)。狹小的空間,沒有打發時間的娛樂設施,也沒有可聊天的朋友(時差關係,香港朋友大概都在上班或已睡覺)。我也稍稍睡了三小時的午覺。醒來後,看看窗外,一個寧靜的小鎮,大人和小狗緩緩散步著,孩子們在路邊奔跑著、踢著球,偶爾還有人騎著馬經過。大家都顯得很和諧、很滿足。然後我打開電腦,開始繼續每天的功課-追看香港新聞和朋友近況。在每篇報導及友人的字裡行間,我切切實實地感覺到與這個小鎮截然不同的氣氛。動盪、激憤、無奈、緊張、難過………這就是百感交雜吧!

  報導和面書的言語,總是容易挑起人的情緒,而情緒也總是容易使人有衝動作出行動回應。但記得一位婦女運動的前輩曾提醒我,若社會行動過於民粹,運動就容易失重心,運動的力量也難為持久。她的話總是提醒著我,走在社會運動的路上,既要有該發的義怒,也要踏踏實實地抗爭,持續到底。看畢新聞和言論後,我也試圖讓自己不由情緒帶動思考,先靜下來,再整理自己的所思所想。

  2014年是香港的多事之秋。但社會要進步,人民要過得更好,總要經過一番風雨。所以,2014年也許就是香港能否走上民主路的關鍵點。

  隨著公投、到七一……看見香港公民的力量在一點點集結。每次看到那一幅幅畫面,心裡頭就是好感動、好激動。同時間,也發現自己心內有一種慚愧與不甘。

  2003年七一,我腳步停在所謂「政治反感」的階段,錯過一場爭取行動。後來對政治有所覺悟,曉得「你唔搞佢,佢黎搞你」,卻又總有種種原因而又再錯過世貿和天星的抗爭行動。到高鐵事件,我問自己:「還有沈默的理由嗎?」終於走出去和大家一起作戰。雖然不在前線,但至少隨著良心,做了該做的事。那場仗敗了,但至少看見更多人對抗爭運動多了一份認同和理解。後來參與在婦女運動的兩年,為香港政制發展倒退和議會的無能感到憤慨,心裡頭對香港遲遲未有普選而難過。到今年七一前後,眼見香港的抗爭運動鬧得熱烘烘,公民抗命的氣氛在一點點蘊釀。我此時卻居然身在海外,不由得我立時回港參與這場抗爭。對香港,實有慚愧之感。而看在眼內的種種不公義,自己只能旁觀,也心有不甘。今天,就在這個小房間內,我不禁向自己發問:「此時此地,我在做甚麼?」這份掙扎有誰共鳴?我不知道自己這次會否又錯過一場歷史性變革行動,也確實無奈地只能遠處聲援和關注,但不同於過往是,人雖不在近處,也期盼自己時刻警覺,隨作準備。告訴自己,到那一天,我回來時,就已經有抗爭的覺悟了!

  想說的是,現在身在香港的香港人,你們都是幸福的,因為你們可以親身見證這場轟轟烈烈的戰鬥。我每天都期待下一次的報導,又發現新的名字和新的面孔,這讓世界知道,香港的公民力量在擴張。事實上,一次又一次,我們都真的應該要醒覺了。醒覺……「沈默」無助於讓社會走向進步;醒覺……政治打壓只為嚇唬人民順應當權者的願望卻無視人民的未來;也醒覺……每個平凡人都有站出來守衛我們家園和下一代的權利。

  最近,連串的事件和行動。一如既往,每埸運動之後,總會出現不同論述,也總有隨之而來的「後果」。追看「齊昕」事件,本已平息一點,今天梁青儀的一番言論,又再掀風波,但不想評論,相信稍有智慧的人也看得懂說話者背後的目的,只是替這家女兒感到無奈,不由自主地生於這個家,本來是「個人」的事,卻被父母搬到公關舞台,勇敢地為自己平反後又再被母親倒揪一腳。現在希望社會繼續關注一眾被政治打壓的香港人,歷史還大家一個公道。我始終認為沒有人有義務為其他人的更好將來而受拘留,也沒有人有權利去阻止別人本著良心以非暴力的方法表達訴求。而今天我們所享的一切安穩,同樣也是許多歷史英雄流血換來。所以也希望傳媒繼續關注和報導佔中與公民抗命運動的進展,好實踐傳媒的社會責任,公公道道地揭露社會的不公義,撕掉社會和諧的假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