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Monichino葡萄酒園:酒,未醉,味濃

  在香港和澳洲生活的分別之一,就是在這裡放假的日子,沒有排得滿滿的行程,亦不會因工作而疲憊得只想閉門在家。休息天,在這個鄉下,踏出家門就是一片任你闖盪的大地。人活著,也只是需要一種空間吧!

  我們家附近步行30分鐘處有一個家庭式經營的葡萄酒園—-Monichino,規模不大。

  上周六我們散步經過這個仍未結果的葡萄園,走進旁邊那間小小的紅磚屋。室內簡單裝潢,木製層架放滿釀製好的酒,桌上整齊排列各式紅酒白酒。那位有一副和善臉孔的老人不跟我們談價錢,爽快地為我倒下一小杯又一小杯的甜品酒,我也一口一口試下去。

  試著試著,後來幹脆買一瓶回家,才10澳元呢!沒有超市的上架費,亦不用計算運輸成本,而且旁邊就能看到釀成這等美酒的葡萄樹。頓覺資本主義真的為人類帶來太多的疏離感。人對食物的認識和感覺被局限至放入口裡的一刻。我們對它們的所在與所是感到陌生。誰會在意食物在到手之前的形狀與製成過程是如何?

我不會品酒,只會裝作能夠區分酒精與果味的濃淡。我不懂酒,卻喜歡酒後一點微醉時能夠聽到自己心跳的感覺。

  你記得何時學會喝酒嗎?
  記得在甚麼場合第一次喝得薰醉嗎?
  記得喝下第一口酒的時候,你是喜歡它?還是討厭它呢?

  我喝酒的次數不多。所以,每一次喝酒,我都會憶起上一次、再上一次、或某一次與人對飲的時刻。

  身邊的他不沾酒,買來可樂與我對飲。我們愛找不同理由慶祝,慶祝就要來一杯可樂、一杯紅酒。

  人在憂傷時,需要的是流淚;

  寂寞時,需要的是擁抱;

  酒嘛,就留待快樂的時刻,才跟同伴開懷暢飲吧!^^*

dsc0839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