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溫室紅黃綠:農務的治療

  農務真是一種療癒性高的活動,讓我的身體可以一邊動,腦袋和思緒卻在靜靜地放空。

  一直以來我都是個坐不定的人。猶記得會考後第一份暑假工就是跟單文員,整天坐在辦公室裡,唯一的活動就是影印、上廁所和午飯(後來好一些,可以幫忙老闆到銀行處理事務)。才上班第一天,回家後就向媽媽訴著苦。她那一句體貼的安慰至今仍然記在我心:「做得不開心就不要繼續做呢,我就知道你喜歡到處走動的工作,工作最緊要開心。」後來我堅持在那個崗位工作滿了四個月。

  正式投身身社會工作後,從事的工作沒有一份需要無時無刻坐定定。一直覺得自己是幸福的,能夠遇上那些適合自己,自己又帶著熱誠參與的工作機會。

  其實,從來我都了解自己是一個步伐快而急進的人,每次退修時,當主持人邀請大家安靜與默想時,只要我的身體靜止下來,似乎只會出現兩種現象:一是很快入睡,二是思緒雜亂。第二種反應會催逼自己趕快做些甚麼事情以撫平雜亂思緒帶來的不安感,因為那些思緒就像交纏在口袋的電話線,拆不開,理還亂。曾花了好一段時間操練自己的專注,希望可以探索內心底層多一點,試過提起畫筆,專注於畫作中,但基於對作品的種種要求,沒能把自己引向平靜卻帶給自己另一種挫敗,弄巧反拙。

  輾轉發現文字創作能夠令我專注,專注於疏理內在每一層的思緒,文字似乎成為了我內在生命的鏡子。不過,要寫作就得安靜下來,花好些時間將本來毫無關連的字詞串聯一起。有時候待半天,有時候一整天,也有的時候坐在那張椅子上發呆兩三天或更久,才蘊釀出一篇文章來。

  來到農場工作,人卻在不知不覺間學懂專注。專注在樹幹的紋理、葉子生長的方向、果實的位置……這份專注沒有為我帶來不安,卻有一種出奇的平靜包裹著我。也許這就是我喜歡在農場工作的原因之一吧!不同於人際關係複雜的商場,在這裡,植物就是我們的工作夥伴。它們不會傷人,只有人會不小心把它折斷。即使如此,它們仍然會堅強地生存下去。

  溫室的種植員就是每天重複同一組繞線的工作,讓每一棵青椒樹在接下來的一星期可以繼續往上長。如是者,日復日,與每棵綠色的植物相處。很舒服!在人的眼中,它們是靜止的,等待人來栽植與護理。事實上,它們卻是動的,以人類不易察覺的速度呼吸著、成長著。

  我呢?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發現我那緩慢的成長速度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