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溫室紅黃綠:血汗錢是這樣賺來的。

  喜歡墨爾本的天氣,在炎炎夏日,早晚都有溫差,下午溫度高達三、四十度,早晨和晚間仍然可以享受十來度的涼意。現在工作和住宿的地區雖然不就近墨爾本,但這地區平時的早晨也總會帶點涼意。可是,今晨空氣的流動卻靜得出奇,氣壓偏低,加上稍後時間落雨,今天來襲的正是我最不喜歡的天氣,又濕又熱。

  如常晨早五點半出門,甫踏出家門,已隱隱感到一陣悶熱。在這個翳焗的天氣下,我們仍要為生活努力,仍然毫不退縮地走向溫室。

  走進溫室,督導未等大家就位,已叫住所有栽種員,說要在工作前先開個小會議。還以為有甚麼事情發生,原來是提醒大家今天工作期間要多喝水,因為溫室內既潮濕又悶熱,大家容易在不知不覺間流很多汗。遲鈍如我這時驚覺自己才從停車場步行到溫室不過10分鐘,額頭已在冒出一滴滴汗珠。

  不得了!今天氣溫有38度(溫室內不是再高幾度嗎?)!

  由上午六時開始繞線,一直繞呀繞,好不容易等到第一個15分鐘的小休時段。口裡一直碎碎念:怎麼太陽還未出來,人已經汗流浹背了,好熱好熱喔!

  真希望這15分鐘可以無限制地延長!但時間總不會等人。吃一條香蕉,滑一下手機,15分鐘這就過去了!乖乖地回到溫室,繼續重複繞線的動作。一直到中午12點半之前,我還得按進度努力地完成工作,達到今天的目標。

  在翳焗的溫室內,我沈默地工作,汗珠卻活躍起來,不受控似地自額頭大滴大滴落下,流過臉頰。我等到它快要凝住在脖子時,一再用衣領手袖擦乾。擦了又流,流完又擦,直到衣領手袖都濕透。汗,令我今天的工作稍為跟平常有點不同,在重複又重複的繞線工作之外,我還要忙著一直一直擦汗。後來我乾脆脫下眼鏡,不然還要另外花力氣托那一直滑下來的眼鏡。

  汗是鹹的,當它流過唇邊時,我嚐到它的味道;汗是鹹的,當它不經意地流過眼框,我感到一點刺痛。

  午飯後,我繼續默默地工作,悶熱感令我忘卻時間,只想在督導喊「home time」的時刻到來之前,完成眼前這條Row的工作,然後痛快地用冰涼的水洗個面。

  三時正,督導發出一聲令工人眼前一亮的「Home Time」,我興奮得差點沒大叫一聲:「Yeah!」

  趕快脫下濕透的手套,正準備清掃一下Trolley之時,我的視線停留在自己一雙沾滿了汗水的手上,似乎想到了一點甚麼,回過神來,再凝望前面這條剛剛繞了線的紅椒樹。「今天我定給自己的工作目標達到了耶!」我滿意地跟自己說。今天,我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公升的汗,但清清楚楚地做完了五條Row的繞線工作,這工作成果是比督導定給我的目標還要做得更多。如果用金錢報酬衡量的話,今天流著汗工作8.5小時,收入有$188(澳元)。哦!今天的汗水,值這個價錢啊!這個價錢,又代表了甚麼呢?

  今天,我再一次體會了「血汗錢」是這樣用勞動力賺回來的。勞動工作一點也不廉價!以後,我會以加倍的尊敬之心尊敬那些付出勞力工作的人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